中文版 英文版 日语 韩语
首页 << 新闻资讯 << 新闻动态  散文鉴赏
采菊
编辑者:文化宣传部   上传时间:2012/10/26   点击量:3686次
  

        长锁是个药农,在神农山上采了一辈子的药。正月里过完60大寿之后,儿子小锁死活不让父亲再上山采药,要把父母接到沁阳城里安度晚年。小锁在城里开了家药材公司,生意不错,手头也宽绰,给父母买了套两居新房。出了正月,小锁便把父母从山里接到城里,说是让父亲帮着自己打点生意。刚进城那些日子,长锁过得挺滋润,吃的好喝的好,看什么都新鲜。可是,没出俩月,长锁就厌倦了城里的日子,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备受煎熬。一天晚饭后,他对儿子说:“城里好是好,就是不美气,春天到了,没有一点儿颜色。山里满坡满沟桃花红得晃眼,梨花白得扎眼,地黄、山药、牛膝也长出了绿叶,山崖上的野菊也冒青吐绿了。”儿子知道父亲想山了,就说:“春天活忙,生意好做,咱家人手不够。”儿子说的不错,店里的生意一点点旺了起来。山西的,河北的,还有南边的药商也来采购,大家对野菊看好,货走得也快。客商们说:“怀菊比别的地方药性足,功效大,消炎散风,去翳明目离不开怀菊。”长锁心里明白,儿子店里的野菊多是人工培育的,真正的野菊不但有客商们说的那些功效,更要紧的是能滋肾养肝,清肺下火,自古就是宫廷用药,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里都有一说。望着津津乐道的客商们,长锁把想说的话咽进肚里,用眼睛直瞟着笑逐颜开的儿子。
  转眼夏天到了,天气一下就燥热起来。长锁对儿子说:“城里好是好,就是整天跟呆在蒸笼里一样,把人都蒸熟了。”儿子笑了笑,没有言语。第二天,儿子买来空调装上,开关一开,冷风就在屋里弥漫。儿子瞅瞅父亲说:“山里的风说有就有,说没就没,空调里的冷风啥时都有,一切由自己。”长锁苦笑两声,扯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不再喊热。
  屋里有了空调之后,没感觉到夏天的滋味,秋天就来了。眼瞅着天气少了暑热,长锁干脆茶饭不思,坐在屋里发呆。小锁见父亲无精打采的样子,生怕惹出个好歹,只好把父母送回了山里。
  一回到山里,长锁就活了。老伴指着长锁说:“你呀,真是个贱命鬼。在城里像只瘟鸡,回山就成了猕猴。”长锁哈哈大笑着,一蹦子从地下跃上炕,抬起一只手遮在眉前做了个猕猴望日的造型,逗得老伴差点儿笑岔了气。
  转过一天,长锁背着竹篓说要去采菊。老伴见他手里提着一捆麻绳,知道他又要攀岩下沟,心里放心不下,劝阻道:“采菊行,但不许带绳。”长锁说:“不带绳怎么采菊?”老伴指指门外又说:“满山满坡都有菊,就怕你采不完。”长锁抖抖手里的绳说:“我要给小锁采真正的怀菊,让天南海北的药商见识见识什么是怀菊。”老伴知道拗不过,他这人想干的事,九头牛也拉不住。于是,叹了口气,把早准备好的吃喝东西装进包里说:“死鬼,我陪你。”
  长锁家就住在山腰上,出门沿着一条山道,一顿饭的工夫就上了百丈崖。崖上有一块平地,四周刀切斧砍的崖边上,水桶般粗细的白皮松根系粗大,盘扎在岩石缝中,身子斜躺在半空里,像是一条条要冲上天的白龙。长锁和老伴在崖顶上休息了一会儿,长锁背起竹篓对老伴说:“你坐在这看风景,我说话就上来。”老伴帮着丈夫捆紧腰里的绳子,又拴牢树上的绳头。长锁伸伸胳膊蹬蹬腿,双手抓紧麻绳,两腿一蹬就离开了崖头。看着猕猴般灵巧的丈夫一点点下到深处,小锁娘依着树干坐在了地上。中午的阳光似有似无照在深谷里,谷中云飘雾罩,丹光万缕。小锁娘想起40年前的秋天,也是在这棵白皮松下,她看见一丛硕大的野菊,长锁便腰系绳子下到峭壁上,一会儿工夫把一朵雪一样白的菊花插在了她的头上。从此,她就成了采菊人的媳妇。想到这儿,她下意识摸摸脑袋,脑袋上光滑如水,只觉脊背上有些动静。她俯身下望,长锁背着一篓野菊,悠悠地漫上崖头。长锁爬上崖,把竹篓放在地上,扇着衣襟说:“今年的野菊不错。”小锁娘没有起身,只是把水壶递给丈夫。长锁没有去接,而是从腰里抽出一支又大又白的野菊花,弯下身子插在她的头上。她心里一热,硬把水壶塞到丈夫手里。长锁喝了几口水,抬手指着前边说:“天底下哪儿也没有咱神农山好。”顺着长锁的手望去,远处穿云破雾的缆车彩云似的,一朵连着一朵飘浮在半空中,山谷里如烟似雾,云蒸霞蔚。小锁娘眼睛陡然一亮,在山里住了半辈子,她第一次发现,原来自己的家这么美气。

上一篇:圣山神游(五章)
下一篇:特别播放
沁阳市神农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版权所有 E-mail:zgsns@163.com zgsns@126.com
旅游热线:0391-5036016 5036036 传真:0391-5036036 邮编:454592 地址:河南 焦作
焦公网安备:41088202000029 沁阳市神农山风景区 技术支持:[河南旅游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