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 英文版 日语 韩语
首页 << 新闻资讯 << 新闻动态  散文欣赏
绝版的怀想
编辑者:文化宣传部   上传时间:2012/10/26   点击量:4610次
  

    以山的形式,承接这个神奇人物。
  神农山主峰神农坛,高耸入云,群峰拱向,常年紫气缭绕,丹霞闪射,为炎帝神农氏辨五谷、尝百草、登坛祭天的圣台。
  并未急急地跨越,一个世界却倏地进入另一个世界。依稀可辨那些神奇的人物正在我们不远的上方,在必然的黑暗与光明中朝气蓬勃的身影……
  在阳光抚摸大地时,他奔走在春天的情绪里,将坚实的双臂举过头顶,向往秋日的真实:五谷丰登、六畜兴旺。当月光轻轻飘来,他奔走于擦肩而过的人群中,以不息的劳作向生存的尊严承诺,以丰硕的果实向敬畏的上苍祈福。
  四周都是斧削的悬崖,天空那么高,那么孤独,乌云那么暗,那么狰狞,当狂风暴雨骤然侵袭,他正用他辨认五谷百草的手掌,接住当空劈下的闪电和滚滚而来的雷声。
  那是一个有许多翅膀并没有打开的年代,他心中的泥土却异常肥沃,种满了草的味性,种满了疗医百病的欲望。当很多痛楚被不断丢进渊底,有谁知晓,他得咽下多少灼人的火焰和不绝如缕的生死问答……
  在需要的时候,从平地走向丘陵,从丘陵走向山峦;为了谢祭上天,恳望天神,需在离天更近的地方,便又从山峦走向山峰,最后从峰走向顶峰。神奇人物的来龙去脉,正是一直走来的登山路径。
  如此,地送行,山承接,天笑纳。
  据说,神农并非某个人,应为群体,亦为部落。
  神农无声,苍茫在天地之间……
  风吹过山脊与感觉
  白松岭,一岭九峰,云腾雾绕,迤逦峥嵘,状似龙背。两侧壁立千仞,鬼斧神工。
  像不常外出的城市少年,目光被砍过山脊的风灌满了跌宕不羁,已舞蹈成游龙的姿态。这个逼极而逃的孩子,定然梦见过绿色的海洋。
  一只鸟飞过头顶,飞翔那么自由,那么纯粹,那么美妙。鸟仍然飞着。山脊也在飞着,人也在飞着,树也在飞着。鸟顺岭飞,心随鸟动,树跟人走。当一切都喧动的时候,风常常出乎意外地沉静。
  但是,真正的琴声,从未止息。风,当然不会停歇,并且更亮。
  落英缤纷的森林,阳光拍打过来,风时隐时现,季节的心事也断断续续,几乎没有一行文学被读懂,相干的人和事,不相干的人和事,纷纷晃动起来。于是,人在晃,山脊在晃,在头顶青天的背景下,像云朵一样涌动。看来,这奔驰起伏的白松岭不会沉沉睡去,也注定无法把或男或女或老或少隐藏在这形象生动的山脊上。
  顺岭而起的风,总能一一把每个人的衣扣解开;立于山顶的圣者,总能引领前行者的脚步,无论现于哪面山坡,都能温暖人们的目光。
  整整衣衫,系紧鞋带,怀揣激情而来,满腹心事而来,让吹过山脊的风饱满袖管,饱满精神,沿着通往神农坛的山脊,一同祈祷,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去……
  有种美丽正幸福花开
  白鹤松,国家一级珍稀树种,根植于岩隙,生长于崖壁,虬枝屈曲,凄美而舒展,妖娆而宁静,千姿百态,风情万种。
  走近它,我们看见了血液里舞动的铁器,尖锐、光芒、灵动、倔强,如翼丰满,人们等待在千百年的云蒸霞蔚中,守候寄存的沉默,在哪个清晨或黄昏开始声响与走动……
  一个人的声音能带响一树梨花如雪,一片民众的传说能讲活一方水土律动。许多伟大而宽广的名字,抑或许多朴素而敦厚的名字,一次次彰显在高高的枝头,一阵高过一阵的嘹亮。在崇山峻岭的过去与未来的衔接中歌唱与奔走,像举着火把走在漆黑夜幕中的行者,把影子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推开,如同树叶被风一张张击落,风生水起着古老而新鲜的岁月,抵达人心难以抵达的地方。
  那么,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听到孕育的阵痛与呐喊,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抚摸孤独与绝望,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看见草种美丽,花开幸福。
  其实,即使如卑微的草,在一边扎根土地一边仰望天空时,也能于渺小的罅隙里追寻到伟岸的背景。
  让信仰回到信仰,等灵魂走向灵魂,当放情灵霄的色彩浸染孤云卧鹤的翅膀,命运将不再随风飘逝,光与火定会给新的生命照亮今夜的行程和通往黎明的路径,直到鸟儿终于飞出想象的高度。
  而今,你是我行走大地的一盏灯火,把通向你铺的路照得芬芳四溢,虽然,你的名字是一种无法企及的奢望,是一片无法达到的心境,是旺盛开放一堆浪漫主义的花朵……
  松风如歌。歌声如花。一朵花,就是一个完整的季节。
  在灵性放飞的白鹤松前,我们的灵魂虔诚跪拜,再久也短;在时间的永恒中,不止带走一个故事及一个故事的声音,也不止留下一种思想,让人们仅仅珍藏。
  随阳光同行,与月光共舞,让那些渐去渐远又渐来渐近的细节与流水,在余音袅袅的歌声中,成为绝版的怀想……
  如果时间是一条河
  丹河,一道流瀑,因平而婉,因柔而刚;四盘唐磨,羌笛入耳,钩沉缕缕;百折环翠,倾碧吐玉,锦鳞轻翔……
  谁能告诉我们,时间到底是什么?它是一条从过去流向未来的河吗?如果是,那是一条什么河呢?是什么驱使它流动呢?它的流速又是依什么而定的呢?可以游到河的上游去并穿过这条河吗?我们能完全阻止这条河流动吗?
  如果时间是一条河,我又是它的哪一处身段?
  坚硬了的时间,早已开始了向高处向远方向它快乐的象征旅行,把许多忧伤的话题埋在心里,把许多温暖的纪念留在路上。
  软化了的时间,敞开了闪烁熟香的胸怀,饱满而丰腴的离愁和留恋,都源于滚烫的一腔渴念。
  幻觉了的时间,充满了启示、灵感、魅力的异美,在昨日的火中留着今日的灰烬,在来世的火中留着今生。
  远去。走近。一次次地走近。一次次地远去。雨水、温度、麻木和深情;凝重、沉郁、陡峭和快乐;紧张、尖锐、苍凉和辽阔;青草的气息、火焰的味道、去年的皱纹、还有鲜嫩的树芽和今天的伤痕……随大地塌陷,随大地隆起,时而行色匆匆,时而从容不迫地传递时间的气息:一边饥寒交迫的思考,一边春暖花开地抒情,一边无休无止地索取与给予,一边身不由己地迎接具体的黑暗。
  不管有多么痛苦,也不管有多么欣喜,世界都不会因此而改变。我试图想睡,但此刻,雨停了,丹河水已哗哗流淌……
  于是,在遥远的晚钟里,走进内心的风景,去触动生命深处的尘埃、飞鸟、月光和那座大海。那些巨大而柔软的声响不能淡去,因为它早已成为一种利器,温存地切入骨髓与时光,笑一声也嘹亮,哭一声也动听;早已成为一粒优秀的种子,在生命最珍贵处,茁壮成长,一如我站在温婉的丹河边,泪水横流……
  时间真的如河水流散了吗?我相信,秋从身边带走的,春将重新交还。当风欲将时间吹成茫茫细沙时,我会在哪里?我仍然相信,我会站在原地!
  时间可以定义我们的生活,因为我们是靠时间来丈量生命的。
  所以,即使我是一尾尚能喘息的鱼,在清澈抑或浑浊的水中,披星戴月,追赶过来,想再一次经历这一风生水起的过程。哪怕仅仅是从这一端到那一端,接着返回,哪怕被一次又一次分割。在每一次复原中,总能一次又一次找寻自己,顺着我们所需要的朝前走的方向。
  哪一天,我最好能够讲述,因为你的倾听,我将留下久违的泪水……

沁阳市神农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版权所有 E-mail:zgsns@163.com zgsns@126.com
旅游热线:0391-5036016 5036036 传真:0391-5036036 邮编:454592 地址:河南 焦作
焦公网安备:41088202000029 沁阳市神农山风景区 技术支持:[河南旅游网]